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激情狂想曲

作者:admin人气:1487来源:


.
  公元二零八零年  他从一个男人发亮的眼睛里第一次看到她。  他在一个不对外开放的餐厅——「动物园」


  打工。朱区一带的富人,以及在那的工作。他叫凯兹,一个临时的侍者。此时他正侍候着一个大块头的、肥胖
的,自以为是的男人喝酒,突然他发现那个男人脸色变了,眼睛发亮,身体僵硬,他的注意力集中到凯兹的身后。


  凯兹转过身,他看到了她。  当客人们差不多都走了,他开始收工,那个女人走近了他。  和她站在一起
使他陶醉、惊奇。他感到她身上有一道光影罩住了他,彷佛这世界只剩下他俩。她是如此的性感,使他感到有点不
自在,好像他有什么明显的非份之想似的。  「我丢了一只耳环。」她说。他感到眩晕,几乎不明白她所说的话。


  尽管她的口齿不是很清楚,并且比其他人尾音长,她的发音也比较重。但她重浊的声音使他的耻骨感到一阵痛
疼。


  「它像什么样子?」他问。  「像这一样。」  她没有凯兹那么高,她抬起头,把厚厚的红棕色的头发向
脑后捋去,露出一边小而丰满、苍白的耳朵,耳朵上戴的是一只钻石耳环。  「我会告诉我的老板。」他小声地
说。


  她轻轻地伸出一只手臂,向他走过去,挽着他的手臂。她戴着一双长袖的绣着花边的黑色手套。他感到这是他
生活中最美好的片刻。他朝她微笑着。她有一双黑色椭圆形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像天鹅绒一样眨着。  「你整
天在这儿工作吗?」她问。  「我是一个大学生,只有晚上才来打工。」  「你白天晚上都工作,」她小声嘀
咕着,「年轻真好!」  他的年龄可能只有她一半大。  「但很累。」他坦白地说。  「和我一道回家休息
休息吧。」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可能是他的幻觉,因为他的内心深处就希望她这样说。他重复
了那句他认为听到的话,这句话听起来有一点冒犯她。  「休息?」  这听起来相当暧昧。她在他的身傍向他
妩媚地微笑着。「放心和我一道走吧。」  他脱掉制服和她一起走了出去。他们走在人行道上。现在他一点也不
觉得不自在了,他感到既轻松又有力。她一开始就相当自信,并且十分成熟老练,把他升华到和她相同的高度,尽
管他只有十八岁。她脱下长筒手套,挽着他,一边走,一边用她温暖的皮肤摩擦着他。她在她的房前停了下来,打
开门。当他们一进屋内,他就开始吻她。她温柔地拥进他的怀里,紧紧地贴着他,搂着他,并且把她的舌头伸进他
的口中。  也许应该是这样,实际上的确是这样。这种事像这样已发生无数次了;他们来到同一个地方,他们就
相遇了。一旦他们相遇,其馀剩下的事就继续发生。这是一种游戏。他的年轻和强健掉进她聪明和成熟的陷阱。虽
然她很富有、也有地位,而他贫穷、一无所有,但他的手本能地知道该做什么,他有那种天性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她的吻很热切却很缓慢,很细心地品尝着、体验着。没有强夺、没有贪婪。每一个动作揉合成一体,而这个整
体就是所有的一切。  他脱下她的衣服,沙沙地落在她的脚踝上,她根本就没有穿内衣,完全成熟的身体露裸了
出来,充满着强烈的性欲。当她赤裸的时候她松开他,然后转过身,穿过客厅走向她的卧室,她的脚上仍然穿着她
的高跟鞋。  他紧跟在她后面,完全不幼稚,一点也不紧张。他完全被她吸引了,因为她有精致而优美的,完全
有女人味的腰,圆滚滚的大腿,以及那纤细的腰和耻骨之间宽大、结实又十分性感的臀部。朝她微笑着。她有一双
黑色椭圆形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像天鹅绒一样眨着。  「你整天在这儿工作吗?」她问。  「我是一个大学
生,只有晚上才来打工。」  「你白天晚上都工作,」她小声嘀咕着,「年轻真好!」  他的年龄可能只有她
一半大。  「但很累。」他坦白地说。  「和我一道回家休息休息吧。」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
以为可能是他的幻觉,因为他的内心深处就希望她这样说。他重复了那句他认为听到的话,这句话听起来有一点冒
犯她。  「休息?」  这听起来相当暧昧。她在他的身傍向他妩媚地微笑着。「放心和我一道走吧。」  他
脱掉制服和她一起走了出去。他们走在人行道上。现在他一点也不觉得不自在了,他感到既轻松又有力。她一开始
就相当自信,并且十分成熟老练,把他升华到和她相同的高度,尽管他只有十八岁。她脱下长筒手套,挽着他,一
边走,一边用她温暖的皮肤摩擦着他。她在她的房前停了下来,打开门。当他们一进屋内,他就开始吻她。她温柔
地拥进他的怀里,紧紧地贴着他,搂着他,并且把她的舌头伸进他的口中。  也许应该是这样,实际上的确是这
样。这种事像这样已发生无数次了;他们来到同一个地方,他们就相遇了。一旦他们相遇,其馀剩下的事就继续发
生。这是一种游戏。他的年轻和强健掉进她聪明和成熟的陷阱。虽然她很富有、也有地位,而他贫穷、一无所有,
但他的手本能地知道该做什么,他有那种天性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她的吻很热切却很缓慢,很细心地品尝着、
体验着。没有强夺、没有贪婪。每一个动作揉合成一体,而这个整体就是所有的一切。  他脱下她的衣服,沙沙
地落在她的脚踝上,她根本就没有穿内衣,完全成熟的身体露裸了出来,充满着强烈的性欲。当她赤裸的时候她松
开他,然后转过身,穿过客厅走向她的卧室,她的脚上仍然穿着她的高跟鞋。  他紧跟在她后面,完全不幼稚,
一点也不紧张。他完全被她吸引了,因为她有精致而优美的,完全有女人味的腰,圆滚滚的大腿,以及那纤细的腰
和耻骨之间宽大、结实又十分性感的臀部。无数次了;他们来到同一个地方,他们就相遇了。一旦他们相遇,其馀
剩下的事就继续发生。这是一种游戏。他的年轻和强健掉进她聪明和成熟的陷阱。虽然她很富有、也有地位,而他
贫穷、一无所有,但他的手本能地知道该做什么,他有那种天性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她的吻很热切却很缓慢,
很细心地品尝着、体验着。没有强夺、没有贪婪。每一个动作揉合成一体,而这个整体就是所有的一切。  他脱
下她的衣服,沙沙地落在她的脚踝上,她根本就没有穿内衣,完全成熟的身体露裸了出来,充满着强烈的性欲。当
她赤裸的时候她松开他,然后转过身,穿过客厅走向她的卧室,她的脚上仍然穿着她的高跟鞋。  他紧跟在她后
面,完全不幼稚,一点也不紧张。他完全被她吸引了,因为她有精致而优美的,完全有女人味的腰,圆滚滚的大腿,
以及那纤细的腰和耻骨之间宽大、结实又十分性感的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