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成熟风韵的玉华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814来源:


(一)

  玉华,爱人是一单位的工人,有一个五岁的男孩。风华正茂,一米六的身高,无处不体 现少妇的丰腴!粉红的脸庞,线条柔美而圆润。双眸似潭,清澈而明亮。柔顺的秀发,垂在圆润的双肩,红润 的双唇,丰腴而饱满的双乳,浑圆的臀部,处处散发诱人的芳香。这就是我常常梦中的女人!我心为之而狂!

  近来,我发觉玉华情绪低落,工作中也心绪不宁。听到周围的人传说,是夫妻闹矛盾。她丈夫经常打骂于 她。我有喜有气,喜的是我可以借机示好,表示爱意。气的是,这个混蛋有福不会享,要是我,整天搂在怀里 ,在夜晚,拥着她丰腴肥白的胴体,真是温柔乡里快活似神仙!

  那一天,玉华来到办公室,我见她,一身暗红色的套裙,里面是连体及膝的桶裙,外罩收腰的同色西服。 最吸引我的是她那丰腴而饱满的双乳,胸前的衣服上绣着一朵盛开的牡丹,在她丰腴而饱满的双乳的顶托下, 我有一点醉了。

  玉华与我面对而坐,办公桌相挨,我的脚可以伸到她的脚下。我坐在那里,手拿着一份报纸,挡在面前, 双脚轻巧地向她的脚下伸去。先轻轻碰到她的脚,见她没有反应,我更大胆地把鞋子轻轻踩在她的鞋上。凭感 觉,她只是脚动了一下,我忙撤回来。等了一会,她起身倒了一杯水,并问我要不要?我说:“我不渴,谢谢 !”她又坐下。

  我忍不住,又伸脚踩她的鞋子。就这样,一个半天,我始终坐在那里,只有玉华起来几次。我和她有了第 一次的接触。

  一个星期天,我闲着无事,一个人在步行街溜达。在一个商场里,偶然看见玉华正带着她的儿子买东西。 我走上前,“玉华,给儿子买点什么?”“你也在这?儿子要玩具,正闹呢!”

  我蹲下身,拉着小为的手说:“来,叔叔给你买。”“不行,怎能让你花钱?”玉华深深看了我一眼,我的身体一下就象酥了一半。我看着她,想看透她的心 ,玉华被我看的不好意思,白了我一眼。我陪着母子二人在商场里闲逛,真像一家三口,引来许多羡慕的目光 。玉华有心事,低着头,粉红的脸更红了,不时用余光瞟我一眼。我非常得意,不时深情地看着她。

  只有小为,手拿着玩具,又蹦又跳,好开心!

  短暂的相聚,时间过的飞快。到了分手的时刻。小为因为累了,由我抱着,玉华说:“小为,来,妈妈抱 。”我亲了一口小为,眼睛却看着玉华,象是亲着她。玉华明白了我的眼神,脸,腾地红了。

  我抱着小为交给她,玉华伸手来抱。我乘机用手摸了一下她的乳峰,她又白了我一眼,水汪汪的眼里似乎 要把我吸进去!一边对小为说:“小为,和舅舅说再见。”我心腾地一下差点跳出嗓子眼。因为在本地,只有 一家人才这么喊。

  无言的游戏几乎每天都在,我和玉华已经心意相通,在工作中,不时交换着眼神。有时她也踩一下我的鞋 。她还带了一张最得意的照片放在办公桌上,一次趁她不在,我取下来,放在我的钱包里,她发现了,又白了 我一眼,我看得出,那眼神里有快乐的含义!

  那一天终于来到了。

  那是一个下午,快要下班了。老张有事提前走了,办公室只有我和玉华。这时,楼道的另一端传来小为的 声音:“妈妈!”我对玉华说:“儿子来找你了。”

  “告诉小为,就说妈妈走了。”玉华边说边躲向门后。

  我明白了!走出办公室,看到小为,“小为,妈妈已经走了。”小为说了声:“舅舅,再见!”转身就跑了。

  我跟上去,看了看,整个办公区人都走了,才回到办公室,锁上了门。玉华就站在办公桌前,双手撑着办 公桌,双肩在轻轻地颤抖。我走到她的背后,轻轻贴着她的玉体,低下头,轻嗅着她的发香。

  “小为走了?”

  “嗯!”我轻声答道。双手从她的腋下插进去,温柔地拥住她。她沉默了一会,一下转过来,抬起头,深 深地盯着我,双颊似火!

  我感觉天地间只有我和她,时间象凝固了一般。只短短的几秒钟,我们同时猛地搂在一起。我的唇与她的 火热的双唇胶合在一起,大地在旋转!她的手抱着我的头,手指抓着我的头发,不停地揉着。我死死地箍着她 丰腴的背,用双唇吮吸她油滑而多汁的玉舌,她的玉舌象快乐的鱼,时而让我咬住吮吸,时而引我的舌进入她 的充满甜蜜玉液的口中,搅动着她那沸腾的口腔!

  我的胸紧紧挤着她丰圆挺拔的双乳,感受着她的火热。我的双手不再寂寞,右手延着她单薄的衬衣插进她 的裙腰,拽出她上衣的下摆,在她的背上揉,捏!

  她的背滑而腻,我试图解开她的胸罩,可我头一次,怎么也解不开。我无心在她的口中恋战,左手急切地 解开她的衣扣,双手一齐向上,把她的胸罩撑开,猛地抓住那向往已久的丰圆挺拔的双乳,感受着她的温柔! 她那樱桃般大小的乳头,硬硬的,在我的掌心,好快活!

  我此时才又想起她的双唇,不停地变换着方位,深深地吻着。她的舌整个送进我的口中,任我咬,任我吮 。我的唇开始落在她的额头,双眸,脸颊,鼻子。

  最后在她的玉颈上不停地移动,她仰起头,迎合着我的吻,不停地变换着方位,口中低声地呻吟:“嗯, 嗯,啊!——嗯!”她也不甘寂寞,不时用舌舔我的耳珠,耳眼。我更加用


力揉捏着她的玉乳,她贴着我的耳道:“明,轻点 ,疼。”我此时才说了第一句话:“玉华,我太爱她们了!我要她,是我的!”“是你的,明,你用力揉吧!她想你,想死你了!”我更加用力,仿佛要揉碎她们!

  此时,玉华的酥胸已坦露无遗,原本雪白,丰润的双乳已被我的魔爪揉捏的道道紫痕。我不由的低下头, 用唇去吻那雪白,丰润的双乳。那散发诱人的、温馨的双乳,让我沉醉其中!那深深的双峰,我一头扎进去, 只觉得丰润的双乳把我的头包围着,她的双手紧抱着我的头,体会、满足我的迷恋。

  “明!她们好吗?”

  “嗯,我要吃——”我含糊不清。

  “明!嗯,好——”

  “我还要!”我咬着一颗乳头。

  “要什么?都是你的。”

  我伸下左手,撩起她的裙子,抓住她肥腻的臀瓣,尽情享受我的所有。
  我的右手也加入其中,在另一片臀瓣上揉捏!我双手用力向我的下体挤压,让我暴涨的阳具顶着她的隆起 的小腹。

  “我要!”说着,我的右手从她的三角裤边插入,在那丰密、柔软、卷曲的芳草地上寻找。

  “不!”

  “为什么?”

  “那个来了。”象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来。

  “你骗我!”

  “真的,不信,你摸摸看。”她拉我的手按在我正欲探寻的芳草地的下端,果然,覆盖着一片卫生巾,我 象泄了气的皮球,双手耷拉下来。

  “别生气,等几天,就给你。”玉华双手捧着我的脸,不停地吻着我。
  “几天!我好涨!”

  “两三天吧,姐姐帮你揉揉!”享受着她绵软的小手的揉捏,我的龟头更加涨大。

  我坐在椅子上,玉华头枕着我的大腿,坐在地上,双腿轻拢,此刻,象一只可爱的猫咪。

  当我略微平息,我问:“今天,你怎么会不理小为?”“好意思,还不是你!”
  “我也没说要你留下?”我很得意。

  “那你干嘛用脚勾我?”

  “谁让你那么迷人!害得我禁不住诱惑。”

  “真的?我不老?”

  “老!老得能当我的妹妹。”

  我低下头,玉华满是喜悦的目光。我抱起她,吻着她火热的双唇。

  成熟的女人的感觉是那么的诱人!

  没有少女的青涩和矜持。

  她的火热就如休眠的火山,轻轻的一触就喷发而出,足以融化你的身心。
  虽然不是我想象中的完美,我没有得到,但是,享受了玉华的温存和承诺,我还是兴奋得象只鸟儿!猜想 着明天。

  夜色是那么美好,月儿似乎看透我的心,时而躲入云间,不想打破这美妙的时刻。

  我拥着玉华,漫步在河边公园的曲径,她丰腴的身子,却如此柔软而轻盈。
  粉红的短裙随风而动,不时裹露出她圆润的臀部,露出膝上肥白的大腿肌肤。
  玉华就如初恋的少女,挽着我,头依在我的肩上,羞涩着不说话。

  “好了吗?”我在她耳边低声问。

  “就不告诉你,急死你!”她咬着我的耳垂,舌儿轻舔。

  我本搂在玉华纤腰的手沿着她肥美的臀沟探向那让我欲狂的所在。

  玉华感受到我的企图,纤腰轻摆,咬着我的耳垂,“让别人看到了!”我此刻再也按耐不住欲望,找到一张空椅坐下。

  玉华偎在我的怀里,娇羞的脸火烫。

  我的左手撩开她裙子的一角,插到她的双腿之间。那丰腴的大腿紧紧并在一起,我只能用指尖撩拨她的凸 起。我搂在她肩头的右手从她的衣领滑落,插入胸罩里,抓住那丰满的乳房,玉华低吟着,身体扭动着,火烫 的双唇在我的脖子、耳垂上急切地吻着。

  我用右手的指缝夹住她的乳头,很硬的感觉。

  我轻吻着玉华的秀发,舌儿在她的耳框里轻点。

  “明!嗯……”

  “华,把腿分开,我要!”

  在沉醉中,我左手如愿地插到她的凸起的地带。隔着她那薄薄的三角裤,我也能感受她的丰满和凸起。几 丝调皮的毛儿偷偷地探出她的束缚,迎接她们的爱人。轻抚着她们,沙沙的感觉真爽!拔开三角裤的一角,第 一次真正占有我的领地,我急切地全部掌握在手中,丰密的、柔顺的毛儿在我手心享受我的爱。

  我左手的中指就在她的“双唇间”,早已不甘寂寞,插入她那醉人的唇里。
  手指一热,原来她的“双唇里”早已饱含着热情的液体,只等我去释放,只等她的佳宾。没想到是个“冒 失鬼”。湿、热的感觉,再加上那种粘粘的润滑,我的手指自由的滑动,大量的液体流出她的“双唇间”,湿 润了我的手心,也湿润了她的“双唇”!

  玉华的身子不安地抖动,“好湿啊!”

  “嗯,——嗯!明,我好难受。”

  我的手却快活地抽动着,在这个神奇的地方,一切都是新奇的,一切都是迷失的!

  玉华的淫水好多,淹没了整个“花园”,还流出了“峡谷”。也许是她的三角裤都湿了的缘故,她低声道 :“明,离开这。”我思索着,如何消受这美好的夜晚、美妙的人儿。

  我拥着玉华,离开刚才的地方,她的裤衩已经湿透了,此刻,在她的裙子里是裸露的肉体,只等我去享用 。

  我和玉华沿着河边的小路,边走边寻找着。(我不想去开房,熟人太多)夜色下,河流在低声吟唱,月儿 也在偷偷地观望。

  我和玉华渐渐远离了热闹的情人幽会区,向河的上游走去。

  那里有已长高的苇草,有漫漫的草地,是我喜欢的地方。有时,我


独自一人躺在那,拔一茎青草咬在口中 ,仰望蓝天,梦想着未来!

  今晚,我要与我的第一个情人在我常常做梦的地方实现我的渴望,这多么让我激动!

  夜色未浓,露未湿衣。

  我与玉华就躺在河边的护坡上,天然的爱床,斜着的坡度,让我不费力地将玉华放倒在青草地上。此刻的 玉华娇慵无力,任我肆意地解脱她的衣扣,我的右手插到她的背下,她迎合着弓起腰,让我摸索着揭开她的胸 罩,她那一对圆润的双乳终于得以解放,兴奋地抖动,也许是太挺拔,在她躺着的时候,依然耸立!

  我一头扎入那奇峰与沟壑中!

  青草的暗香,玉华肌肤的幽香,怎么不让我迷失?

  她的裙子的下摆很大,很容易地撩到她的腰际。那湿了的三角裤衩被我塞在她的臀下,只能在那双腿间的 花园下,抵挡小草的偷窥!

  玉华的胴体在轻颤,她明白我的意图,只死死搂着我的头,吻着我的肌肤,为我舔平因激动和丝丝寒意而 起的颗粒。

  我急切地解开自己的腰带,偷情的我仍四下巡视了一周。

  我那早已又硬又粗的阳物,已流出色色的粘液,期待着——它挣脱了束缚,兴奋地抖动,头高高地昂起, 似要刺破夜色!

  我伏下身,玉华乖巧地分开双腿。让我顺利地压在她的绵软的胴体上,又硬又粗的阳物按耐不住,在淫水 肆流的花园间跳动。我只好伸手捉住它,顺着淫水的润滑,猛地一头扎进那花园的深处。也许是太猛的缘故, 包皮的牵扯,以及那花园深处对不速之客的反应,阳物抖动着,差点射出来!

  “呜!”玉华低声轻呼。

  “我——”

  “轻点,好痛。”玉华道。

  是我太猛了,毫无顾忌地一下深入。饶是玉华生过孩子,也感觉到痛。
  此时我一刻也不愿耽搁,左手插在她的腰下,右手从她的脖子下横过勾住她的背,猛烈地抽动起来。

  “嗯,——呜!”玉华无助的哼喘着。

  我急速地抽插,“华,好想你!”

  “明,我——我也想你啊——啊!”

  “来啊,爱我,——啊!”

  我一次次地挺动着自己的阳具,似乎要把玉华的阴道顶穿。

  玉华的阴道里火热的感觉,让我无比的舒畅。随着我的顶、抽,她的阴道深处热液肆流,润滑着我的阳具 。

  “华,你那里会动啊?”我好奇的问她,因为我发觉她的阴道在收缩,在那花心深处有奇妙的吸力。

  “我——我也不知道——啊!”玉华的脸火烫,头尽力抬起,用她的唇在我耳边低吟,她口中的热气让我 更加狂热!

  “玉华——快活吗?”我咬着她的唇,吸吮着她口中的香甜。

  “明,好啊——用力啊!”玉华主动将舌儿送进我的口中,让我叼着她。
  “华,我——我要射了!”我感到阳具在玉华的阴道中越磨越涨,她阴道里的淫液在我的阳具的抽插下已 干涸。

  “射吧,呜!——明,给我!”玉华是过来人,自己已感觉到阴道中我的阳具的变化。

  我感到阳具在剧烈的顶、冲中已麻木了。龟头的马眼已张开,一股急欲放射的欲望在我的大脑里升起。我 咬着牙,不服输地深深吸了口长气。

  “明——来啊!——”玉华觉察到我的意图,因为我突然停下来动作。
  “玉华——我来了!”我奋起余勇,压紧牙,疯狂地顶起来。

  “好——啊!——明——”玉华双腿并紧,用肥美的阴唇紧紧地夹住我的阳具,双臂死命地箍着我的腰。

  “啊!——”我已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臀部绷紧,任凭阳具惯性地抽动。
  一股憋了十八年的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尽数打在玉华的阴道深处。

  玉华双腿死死地挺直,阴道里兴奋地颤动着、吮吸着我的阳具。我体会着这从未有过的快感,直到自己的 阳具在玉华的阴道里变软、变小。我才全身无力地趴在玉华身上。玉华火红的双颊也香汗淋淋,可是她却用手 轻抚着我已湿透的乱发,用她的唇吻去我头上的汗水。

  “华,这是我第一次和女人——”我看着沉醉在高潮余味中的玉华,用舌轻舔着她娇颤欲滴的唇。

  “嗬嗬!——苦了你这几天了!”玉华嘶声道,眼里流露出醉意。

  在这一刻,月儿躲入云霄,我忽然感到兴奋后的失落!

(二)

  时间对于我来说,总是那么漫长。

  从相思到第一次的爱,这期间很快,但我却等了17年。

  成熟的玉华,就象一颗熟透的水蜜桃,一口咬下去,满嘴的蜜汁,醉人的芬芳!
  她给我带来了身体、心理的快乐!让我心神俱醉,在第一次的相交之后,17年的积蓄喷发而出,也许太 快了,没来得及细细地品味其中的浓烈的快意。

  今天,公司召开办公会议。

  坐在那,听着几个老头的侃侃而谈,我觉得没什么新意,无非是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不时喝口茶,靠 在椅子上,心不在焉。

  玉华似乎听得很认真,不时记着什么。

  我偷偷地瞄她一眼,看她双臂抬起,白色的衬衣被牵动,挺拔而饱满的酥胸被衬衣紧紧勒着,随着她双手 的动作在轻颤,象是在向我招手,期待我去抚摩她们。

  我的下面的家伙“腾地”勃然而起,似乎在跃跃欲试,顶着我的裤衩,兴奋地流出了“口水”!我觉得浑 身的不自在。

  看他们说意正浓,我悄然转身,不能让他们看到我已支起“帐篷”的丑态。
  这时,玉华也瞄了我一眼,看出我的不


耐烦。我眉一挑,嘴角动一下,向外示意。然后趁大家不在意时, 溜了出来。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我把门虚掩着。

  我拉开裤子的拉链,将那早已铁一般硬的阳具掏出。它已怒目而视,紫色的独眼在张合,似乎在问自己的 主人,为何不给它施展的地方?

  我用手撸动着,看着它快意的跳动,幻想着它在那湿、热的深渊里穿、插!
  这时,就听到“哒、哒”的鞋音。我赶忙将它按进去,拉上拉链。

  门被推开了,是玉华!

  看着她窈窕的身形,我真想将她“就地正法”!

  “玉华,你怎么也出来了?”

  “还不是为你啊!”玉华走过了。

  “没劲,我出来换换空气。”

  “我看他们没水了,才出来的,你没事吧?”玉华道。

  “有事,你看看!”我拉开拉链,又将它放出来。

  “啊!别,让人看见了。”玉华虽然这么说,可是目光仍停留在它上面。
  “过来嘛!”我拉着玉华的绵软的手,将她拉到身边。

  “看看它,好可怜啊!流泪了。”我将她的手按在自己的阳具上。玉华用手握住,轻轻揉动。

  “好硬啊,好烫!”玉华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

  “想你嘛,玉华!它想它的花儿。”

  “小声点!”玉华用手挡住我的话,我乘机吻她的手心,香甜的。

  “在这别。”

  “玉华,想我吗?”我按住她的手。

  “想你了,好了吧。”

  “真的,骗我的!”我故意说道。

  “真的,昨晚还梦见你了,我还叫你了。啊!真怕叫出声来。”玉华羞涩地低下头。

  “我不信!”

  “哎,骗你干嘛?”

  “来,我看看!”我伸手按在玉华的肥臀上。从她的“一步裙”的开衩处探进去。玉华今天穿的是新潮的 “T型”三角裤,只一根细细的的带子勒在深深的臀沟里,那诱人的花园上也只有巴掌大的一块三角布。我的 手轻易地深入到她的桃园胜地。玉华此时背对着我,身体依在办公桌边,用身体挡住我的动作。

  我的手整个地从玉华双腿间穿过,用食指刺破她紧闭的阴唇,一股热流随之而出。原来她的阴道里早已包 涵浓汁,瞬间湿润了我的食指,流到我的掌心。我用粘满粘液的食指在那双唇间涂抹,在那唇尖的顶部,在柔 软的芳草的拱卫下,我的食指刺探着她的勃起的“相思豆”。

  “嗯,别!难受。”玉华用手扶着办公桌。

  “就让你难受,我不难受啊?”我更加用中指插入她的润滑的阴道中,快速地插动,不时在搅动着,用指 头抠着她阴道的嫩肉。

  “明,嗯——好难过。”玉华回过头,粉面已透红,双眸幽怨。

  “真的?”

  “嗯,明,象猫抓似的。”

  “那你不找我?”我有点不忍。

  “等机会,啊——”

  这时突然听到有脚步声,我慌忙抽回手。玉华也象受惊的兔子,跳开去。
  我的手上都是她的淫液,指尖拖下晶亮的长丝,我抬起手,向玉华晃动着,她的脸更红了,白了我一眼, 忙走出办公室。

  看着满手的玉华的淫液,我轻轻闻了闻,没什么气味,只有隐隐的甜香和夹杂的骚味!

  今天下午我要去考试(自考啊!),向老总请了假,老总很关心的说:“年轻人就要多学习,好好考!”下班了,办公室里的人陆续离开,我依然坐在自己的办公着后。我知道,很多人巴不得早离开,特别是成 过家的人。要回家忙着做饭、接孩子。我还小,又是和父母在一起,早回去也没事,到家就吃,吃过了也没事 干,不如在办公室多呆会。

  玉华也在收拾文件,整理办公桌。这几天她总躲着我,让我这个乍尝作爱滋味饥渴难奈!

  看着人都走了,我推开椅子,上前紧紧抱住玉华。

  “呜——”她的话被我的吻堵回去。玉华刚开始有点不适应,渐渐地沉醉在与我的热吻中。我急切地掀开 她的上衣,紧紧抓住她的丰乳,肆意地揉、捏着。

  “别,——别在这!”

  “我想你啊!玉华!”我在她的脖子上吻着,她仰起头,迎合着我的双唇。
  我在她的项间、耳垂吻着、咬着。

  “明,下班了,我——”

  “不嘛!——”

  “你下午不是要考试吗?”

  “你不理我,我不考了!”我在玉华面前任性地说。

  “别瞎说,我知道,可——”玉华口气变软了。

  “我要,现在就要!”我急切的说。

  “在这?”玉华感到吃惊。

  “不好吗?没别人!”我一边说,一边将她推到墙角。

  “明,——呜——不行的?”玉华的背已紧贴在墙上。

  我伸手到她的后腰,她今天穿的是短裙,只有一个扣袢在裙腰的后面。我轻易地解开了,玉华的短裙无声 地滑落而下。

  玉华里面是一件黑色的三角裤,肥圆的臀部、坟起的桃园在那黑色的有网眼的三角裤的衬托下,更加白腻 !窄小的三角布掩盖不住她桃园盛开的花草,可爱的毛儿已从网眼中探出,欣喜地迎接她们的爱人。在偷窥在 她们面前的已支起帐蓬了的不安分的家伙!

  我低下身,轻轻一扒,将玉华的三角裤拖下来。我看着她微隆的小腹,洁白如玉,几道淡淡的红色痕迹, 是玉华生孩子时的印记。我贴上去,吻着她的腹,用舌儿舔着那淡红的印痕,玉华也低下头,用手揉着我的头 ,手指在我的发间抓着,她的小腹起伏着。

  我用手分开玉华柔软的毛儿,她们听话地分开,袒露出她们护


卫着的桃园圣地。
  玉华的阴唇肥厚,红彤彤的,在渴望地张、合。我用鼻尖贴近她的双唇,嗅着那甜香的气息,看那相思豆 在偷偷地露出,我用舌在玉华的股沟处舔着,不时轻咬她的肌肤,她那迷人的花园已按耐不住,流出渴望的淫 液。

  “明,——来啊!——快进来啊!”

  此刻的玉华已热情似火,用双手将我拉起,伸手到我的裤腰帮我解开裤带,我急切地脱下自己的裤子,她 也几下将还停留在腿弯的三角裤褪下。

  我一下贴上去,铁硬的阳具顶在玉华的小腹上,玉华分开腿,背顶着墙,挺起小腹,我按下铁硬的阳具的 头,在玉华双手掰开的阴唇间猛地插进去!

  “啊!——”玉华是幸福地长叹。

  我扎进她丰腴的双乳中,咬着她硬起的乳头,双手紧抱玉华的肥臀,手指似要抓入那肥腻的臀肉中,让我 和她的小腹紧紧粘在一起。我的阳具在玉华的阴道里快活地抽插,她那多汁的阴道给我以润滑,方便我的阳具 猛烈地运动。

  玉华的小腹尽力地挺起,来迎合我的冲击。

  我每一次的冲顶,都将她的臀顶到墙上,而她每一次又重新挺起,让我每一次都能撞击她的肥美的阴唇。

  “呜——明,好啊!”玉华快乐地哼着,

  “好吗?”我一味地抽动,感觉到她的阴道在收缩,一圈圈的嫩肉在包裹着我的阳具,挤压着,阴道深处 似乎在把我的阳具往里面吸,花心在颤抖,引得我的龟头又酥又痒。

  玉华的淫水肆意地流出,在我铁硬的阳具的来回抽动下,打湿了她的毛儿,凉凉的,也将我的阴毛粘着, 纠缠着不放。

  玉华的淫水是我兴奋的源泉,在我的阳具的抽带下,流落到她的臀沟,也润湿了我收缩的阴囊。

  “美吗?”我问道,

  “好——啊!——明,好美啊!”玉华是很累,刻意地配合着我,用双肩抵着墙,用挺起的小腹来迎合我 的插、顶!

  玉华的双腿紧紧地并拢,用肥厚的阴唇紧紧包住我的阳具,不留一丝缝隙。
  不想因湿滑的阴道让我的阳具会滑出去。

  我的阳具在玉华夹紧的双腿和阴唇中感到快乐!

  “玉华,好紧啊!”

  “啊,——明,爱我,使劲啊!”

  “嗯。玉华,你的穴好美啊,我要插死她!”

  “啊!——来啊——插死小穴吧!”

  “玉华,好美的穴啊!”

  “明,给我——嗯——我快夹不动了!”玉华香汗直流,洁白的酥胸也红润起来,深深的乳沟中汗水而下 ,流落到我俩的小腹。

  “玉华,我爱啊,——我要射给你!”

  “呜——明——射进来啊!”

  “啊!——”我低吼着,一股滚烫的精液喷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