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一位年轻县委书记好色的性爱经历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162来源:



五年后,韩冬突然回来了,还是这座县城的团委书记。这给熟悉他的人们带来了很多猜测?他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心扑在工作上,二年间,他的领导才能、工作水平很快得到了上级和县委县政府的认可,还当选为县委常委。在县委大院树立了较高的威望,在青年人中有很好的口碑,大家一致认为他就是下一任县委副书记的接班人。在领导和同仁的赞美声中,也发出不同的声响,有人议论韩冬都二十七岁了,从末听他提起女朋友的事,不免有好心人来打听、介绍。

  最热心的当数财政局的王波,她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郑天元的爱人,今年三十一岁,她和郑天元整整差十岁,郑部长很喜欢韩冬的聪明和才能,时常请韩冬到家吃饭,一来二去,韩冬与他俩自然也就熟了,有点什么事自然也瞒不过老郑俩口子,最初,韩冬一口一口地称王波叫婶,老郑却说,肩膀头一齐为兄弟,以后就叫大哥、大嫂吧。王波给韩冬提了几个女孩,他都没去看过,让王波心里没了底,韩冬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她心里也没数。

  其实,在韩冬心里一直放不下玉儿,再说这两年工作又这么忙,他也没去想这事,不过他心里对嫂子——王波也产生了依赖,只要工作有什么收获,心里有什么想法,他总想第一个告诉老郑俩口子,老郑总说沉住气,而嫂子却全神倾听,自然他和嫂子之间沟通的也就多了。

  他住在政府招待所,有什么衣物都由嫂子洗,起初,也不好意思,老郑就说别喜外,慢慢地他也就习惯了,有时过来吃饭还卖些小菜,就像一家人似的。

  老郑业余时间好打个牌,除了在家偶而喝口酒,在外从不沾酒,他的酒量只是一瓶啤酒。韩冬刚到他家的时候,他还在家陪着,次数多了,他也就不喜外了。有时吃口饭就去参加麻战,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韩冬你慢慢吃,我去玩牌了”。这样,韩冬和王波在一起的时候就多了,什么都谈,就是不谈高中时的事情,两人的心慢慢也贴近了。

  有一次,老郑出差,单位搞了些福利,韩冬就亲自给送了过去,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应声,正要转身走,门却开了,只见王波穿着睡衣,脸色苍白,头发零乱,有气无力地站在门口说:“进来吧。”

  她这身打扮给韩冬吓了一跳,同时,心里还有点窘,可他还是进屋了。就在他说:“嫂子是不是病了?”只见嫂子王波手里拿着手杯倒在了地上,他急忙把嫂子抱到床上,一摸头都烫手,他赶紧找药给她喂下,又烧水,用热手巾热敷额头,嫂子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可他这时又不能走,看电视怕把她吵醒,於是,就在沙发坐下来。

  夜已经很深了,他有些困,可嫂子身体这样,他走了又不放心,慢慢地他在沙发上也睡着了,待到后半夜,嫂子王波起夜看到他歪在沙发上,心里很心疼,也很感动,就找来毛毯给他盖上,却把他弄醒了,睁开眼睛一看是嫂子,就说“你没事吧?”嫂子点点头,示意他睡吧!他揉柔眼睛说:“我不睡了。”

  “在沙发上不舒服到床上睡吧”嫂子边说边往里屋走,他心里毛了,一张双人床怎么睡啊?只听嫂子在里屋说:“你在左边,我在右边。”嫂子这么一说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就这样在床上和衣睡了一觉,还做了一个美梦,他梦见了嫂子。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嫂子在厨房做饭呢,还特意煮了个荷包蛋,放在了他的粥碗里,吃饭时,嫂子的目光很柔和、很平静,像以往一样,只是说话的气力有点弱,那是生病的原因,吃完饭要上班了,走时嫂子说:“晚上过来吃吧?”他说:“不一定,电话联系吧”。

  到了下班的时间,韩冬还是朝着老郑家的方向走来,今天某乡镇的党委书记请他去吃饭,他找个理由推辞了,因为他心里有一种思想在做崇,他还特意去买了一瓶果酒,到了门口,他轻轻的扣了一下门,只见门吱……的一声开了,屋内传来嫂子的声音,“快进来吧”,似呼嫂子知道是他来了。

  他进屋走到厨房,发现嫂子穿戴的不比平日,这时他发现嫂子的身材是那么的好,乳房高高的挺立着,屁股圆圆的,很性感,其实他一直没有在意,王波是这个县城数一数二的美少妇。他楞楞的看着,嫂子一回身,笑着对他说:“你发什么呆啊?瞅什么呢?”他的脸突的红了起来。在饭桌上,两人你来我往的说着、吃着,还把他特意卖的红酒也喝了个精光。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他俩都很理智,也很清醒,但两心里都揣磨着对方的心思,在收拾桌子的时候,嫂子不经意把一个碗掉在了地上,赶紧去抓,他也去抓,碗没有抓住却抓住了对方的手,在那一刻,他俩四目相对,一句话也没有,他不知道为什么把嫂子带进怀里,自然的嘴唇对在了一起,进而疯狂的缠在一起,怀里的嫂子身体渐渐变得软了起来,他的下身却变的坚硬起来,死死的顶在嫂子的小腹上,嫂子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他的手也伸进了嫂子的衣服里,摁在奶子上,使得嫂子发出很怪的声音,不知什么原因,嫂子突然用力推开了他,转身向厨房走去,这让韩冬不知所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呆立在餐厅,团委书记的名号此时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嫂子在厨房洗碗,碗的磨擦声和流水声,再一次激起了韩冬的欲望,他看着嫂子有些零乱的头发和不整的衣服,一步一步走过去,下身潜意识地硬了起来,像是用三只脚走进厨房的。

  他从背后一把抱住嫂子,嘴唇印在了嫂子因紧张而有些发红的脖颈上,嫂子身子一颤,韩冬两手紧紧握住嫂子的乳房,感觉到有乳罩隔着,很不舒服,他用力的捏了两个,随后一手拽下围裙,一手伸进嫂子的前胸,嫂子的身体象征性的挣扎、躲闪了几个,正好把乳房送进他的手中。

  他多情的抚摸着,整个房间只有流水声,他感觉下身有些胀痛,他的右手接到大脑的指令,伸向嫂子粉红色的紧身一步裙,怎么摸也伸不进去,心里暗暗骂自己太苯,不仅有些着急,身子往下一探,手从下边伸了进去,一下就插在了嫂子双腿间,嫂子身了一缩,下身流出一股液体,透过内裤,滋润了那只探求的手,手开始往上摸,想脱下内裤,但裤带太紧,反复多次也没有成功。

  此时嫂子的身子开始向后倾,头靠在他的肩头上,身体不自觉的扭动着,嫂子明白他要干什么,一收腹,他的手一下就伸入了内裤,顺势把玩在毛草中,毛草渐渐潮湿,嫂子的喉节也发出了颤音,他抽出手抱起了嫂子,两步穿进里屋,轻轻的把嫂子放在床上。

  他没有马上脱衣上床,而是抬起嫂子的胳膊,为她解衣,嫂子穿的是低襟的T 恤,他从底部掀起,从头退出,嫂子上身只剩下乳罩,也是粉红色的,不过已经在双乳的上边,这是他的纵情的手造成的。

  嫂子一挺胸,他解开了乳带,乳房并没有因为嫂子躺下而变形,依旧圆圆的、高高的,乳头尖尖的,紫红色直立着,他低下头,柔柔地吸住嫂子的乳头,一只手有节拍的捏着另一只乳房,然后,温柔地脱下嫂子的裙子及内裤,用舌尖反复拔弄着乳头。

  只见嫂子的一只腿压着另一只腿扭动着,双手抓着床单,目光有些浑浊、暧昧,口中断断续续发出嗯……嗯……嗯的声音,这时他迅速脱光衣服抬起嫂子的双腿,把他的雄性之物贴在嫂子的流水处来回磨擦着。

  嫂子的上身一挺一挺的,他不着急进入,府下身,舌头和双手如蛇般在嫂子的身上游动,嫂子的呼吸越发艰难,他右手双指并在一起,沿着腹沟向下,划到缝间,勾动着消魂之处,时不时摁着那个小硬疙瘩,摁的力度和频率越来越快,嫂子的身体活动幅度也越来越大,突然他双指向里一探,只觉得里面好热,双指迅速抽动着,嫂子的呻吟声越发放荡,双手死死抓住他肩头,口中哀求着:冬……冬……冬……快进啊?求你了,快快快啊?我受不了……并用手去抓韩冬的“小弟弟”,忘情的往里摁。

  韩冬学着黄色录像里的动作,三指不紧不慢地并在一起,一下插入嫂子下身,嫂子啊的一声弹起来,双手抓住他插入的那只胳膊,往下用力摁着,他有节奏的抽动着,嫂子软软的躺有床上,任他玩弄驰骋,他的一只手在嫂子的屁股下抚摸着,突然一用力抬了起来,那欲望之口红红的吸动着,他猛的一下三根手指连同拳头一并冲了进去,嫂子的双手拼命的抓起床单,胸完全挺了起来,嘴里发出啊……,这声音整个楼都能听到。

  时候到了,韩冬抬起头,把手抽出来,挺起阳具猛的向深处插去,嫂子双手努力捧着他的屁股往下身撞,他的身体也不自觉的划动着,那感觉像神仙一样,嫂子嘴里嘟能着,快……快……加劲,别停……快快……使劲啊,我受不了……,只听啊的一声,嫂子像泻了气的皮球一样,头沈沈的落到枕头上,闭着眼睛嗷嗷叫着。

  他撞的更加有力,床单上一大片淫液,像是他的战利品,连同床上赤裸的女人,他不自觉的说:“波儿,叫我亲爱的。”“亲爱的加油,我的宝贝……亲爱的,我好舒服啊”,这话语令他更加刺激,他疯狂的冲击着,只感觉身内有一浪洪水奔涌而出,一浪高於一浪,慢慢的停下来,他趴在嫂子的身上呼呼喘着粗气。

  这一次,是他对黄色录像的实践,是他人生性爱的第一次,也是难忘的第一次。他很快睡着了。在后半夜,他的阳具什么时候竖起来的,嫂子什么时候骑在了他的身上,他都不知道,他被嫂子发出的呻吟声弄醒了,看着发生的一切,身体不自觉的迎合着,双手抓着嫂子的奶子,使劲摇晃着,足足有半个小时之久,突然他感觉身体被电了一样,酥酥的,接着狂泻而下,嫂子美美的从他身上下来,翘起的毛毛处,还滴答着两人的混合物,嫂子说:“你真棒。”便趴在他胸口满足的睡着了。

  但韩冬却丝毫没有困意,他望着窗外的夜空,思绪起伏不定,脑海是浮现出玉儿被强奸的场面,回想起自己五年多的忍辱生活,和孤独时看黄色录像后的变态心里,不觉地深深的叹了口气,远去的目光回落到床上,看到这个被自己征服的女人,赤身裸体的女人,心里有些茫然。

  嫂子完全裸露着,雪白的肌肤,修长的双腿,高耸的乳峰,还有那被淫液打成缕、高翘的阴毛,以及两侧分立的毛毛,格外刺眼,他俯下身,用舌尖拔动着直立的毛毛,食指点在乳头上,像摁电钮一样,反复点击着,熟睡中的嫂子身子动了动,睁开睡眼,说了句,你这个大坏蛋,一点都不老实,说完双腿向外分了分,足够韩冬进一步玩弄。

  韩冬双手向下抚摸着,舌头也开始活跃起来,慢慢向嫂子的洞口划动,他发现那洞口有呼吸,很轻微,很有节奏,就坏坏的用舌头堵了进去,嫂子本能双腿一紧,任舌尖在里挑动着,身体逐渐反映起来,韩冬的手和舌头开始放肆地在她身上游走,舌尖再一次回到乳头上,而双指却在她的下身夹住那个小疙瘩左右揉压着。

  嫂子的身体开始沸腾,口中发出了春潮的号令,韩冬跪在她分开的双腿间,拦腰将她抱起,对准自己挺立好久的家夥咬了上去,撞击声、呻吟声、叫喊声搅成一片,嫂子死死地抱住他的双肩,任下身狂轰着,韩冬的身体慢慢发紧,运动处於真空状态,他要飞射了,他抬起嫂子的屁股,把弟弟从洞口抽出,嫂子兴奋的表情有些不解,愣愣地看着他,他对准嫂子的脸部,握住硕大紫红的家夥使劲的捋动着,嘴中大喊快张嘴,只见一条又一条银带从体下奔出,射进嫂子的口中和脸上。

  嫂子明白了,任他淫荡,他很快平静下来,用嘴去舔吃那精液,与嫂子的小嘴会合一处,轻柔的缠绵着,许久,许久…天已大亮,嫂子说:“你真会玩,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的快乐”。这以后,她俩每天必做,少则二三次,多则四五次,乐此不疲。
【完】